在紐約呆了4天,最讓我震驚的是,美國對中國的恐懼心理!

2020-01-13 17:28:14 作者:莊百川 來源:茶狐看世界 瀏覽次數:0 網友評論 0



在紐約呆了4天,最讓我震驚的是,

美國對中國的恐懼心理!
 
 
以下文章來源于茶狐看世界 ,作者莊百川
 
\ 
 
本來只想寫一篇親子游記,沒想到,隨著資料的搜集,腦海里散亂的線索,慢慢集結成一個故事,而且這個故事與中國息息相關,于是,不由自主寫成這樣,有耐心的話,請看我慢慢道來!
 
先說一點我和美國的淵源。
 
我本來的英語很一般,和絕大多數人一樣,在大學里學過、忘過,沒用過,出校門沒幾年,就全部還給老師了。
 
但我對外部世界有強烈的好奇心,十幾年前,我開始自學英語。原因很多,其中之一,我想看國外英語新聞,開闊視野。其中之二,美國在我眼里,如同天堂,幾乎什么都是完美的,真的,別笑我,當時我就是這么想的。那時候,我每天晚上聽美國之音VOA,如同基督徒在聆聽圣經。
 
經過幾年美式文化的洗禮之后,我的英語突飛猛進,基本上和美國人聊天沒有障礙。與此同時,我覺得中國和美國比,簡直一無是處,無論從制度、經濟、教育、文化、社會福利、社會管理、基礎設施……關于一個國家的任何指標,中國都遠遠落后美國。
 
后來,我陸陸續續走遍了美國50個州中的48個,因為我喜歡自駕,所以常去的是中西部,很少進入大城市,美國在我的印象中,雖然不如以前那么完美,但依舊非常偉大。
 
美國既沒有中國那么多的沙漠,也沒有人跡罕至的青藏高原,放眼美國中西部,到處是良田,一戶農民動輒有幾千畝地,坐擁千萬家產。在美國農村,家家住別墅,戶戶有院子,連空氣都是香甜的。
 
但你要在美國農村活得滋潤,首先要有地,幾千英畝土地,那也是一筆巨款啊,美國農民,也不是你想當就能當的,投胎技術必須過硬才行!
 
對于絕大多數美國人來說,做一個城里人,才是唯一的謀生方式。美國是一個發達的城市化國家,目前美國總體平均城市化率達到83%,城市GDP則占全美國的91%,所以,農村雖好,但不完全代表美國,不了解美國城市,也就談不上了解美國。
 
 \

紐約車牌上印著著Empire State(帝國州)。紐約,美國名副其實的 “帝都”
 
2018年,紐約的人均GDP8.5萬美元,除了首都華盛頓,在所有50個州里面,最富!與此同時,中國內地最富裕的省級行政單位,是北京,為人均2.1萬美元。上海略低,2.0萬美元。就人均財富而言,紐約是北上廣一線城市的4倍以上。
 
如果紐約州是一個國家的話,將是人均財富僅次于盧森堡的世界第2富裕國家。比人們印象里的富裕國家,如瑞士、盧森堡、卡塔爾……都要富裕。
 
總而言之,紐約是美帝的帝都,是財富之都,是一個富得流油的地方!
 
但,如果我要告訴你,絕大多數紐約人上下班和難民逃難一樣,甚至大多數紐約人的家庭凈資產還不如普通中國人多——你是不是感到很震驚?
 
揭開這震驚背后的層層迷霧后,我才明白,為什么這幾年,原來自信幽默的美國,突然變得歇斯底里,像潑婦罵街一樣,處處挑釁中國。
 

    其實,人均
GDP只是一個沒有溫度的數字。我們每一個人,都可以從人類最基本的需求和常識,去判斷一個國家或者城市的好壞。所謂最基本的需求,無非就是“衣、食、住、行”,只有這幾個方面得到滿足,人才可以去追求藝術、自由、文化、浪漫、民主……等等,高大上的東西。
 
 
紐約人的 “行”
 
紐約前市長布隆伯格有句口頭禪:In God we trust. Everyone else bring data。(只信數據不信人, 除非你是萬能神!
 
我手頭有兩個數字,560萬和840萬。
 
560萬:2017年,紐約地鐵運送了17.2億人次,平日平均每日560萬人次。
 
840萬: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數據,到20187月,紐約市人口為840萬人。
 
也就是說,紐約城里人,尤其是上班族,絕大部分都依賴紐約地鐵。
 
以前聽美國的新聞,每到紐約市長選舉,基礎設施都成為選民抱怨的焦點。
 
那時候,我只是覺得,抱怨是全世界人民的通病,紐約市民身在福中不知福,堂堂美國帝都,居然還抱怨水、路、橋、電、地鐵?這不是一個現代社會最起碼的標配嗎?唯一超級大國,人手一票選出來的政府,難道連這點小事情都搞不定?他們就不怕選民把他們趕下臺嗎?當然不可能,絕對是紐約人矯情!
 
直到親身體驗了紐約地鐵那一刻,我才真正理解紐約人的抱怨!
 
紐約人日常出行,連最基本的準時、安全、衛生都沒有保障。簡直可以用“毫無尊嚴”來形容!為什么我會想到“尊嚴”兩個字?
 
原因是,有一次我看A380高鐵列車女設計師梁建英在接受電視采訪時,說了一句話:高鐵讓中國人的出行有尊嚴!
 
對啊,中國這十來年,漸漸告別綠皮火車,出行越來越有尊嚴,而我眼里的頭號強國——美國的最富裕城市紐約,人民卻數十年如一日,每天上下班和難民逃難一樣。
 
沒有空調——悶!
 
當時正值暑假,戶外暴熱,我們見到地鐵站就像在沙漠里見到了綠洲,但沒想到,地鐵站里面一樣悶熱!
 
問了一下本地人,為什么你們還不開空調?
 
本地人用一種非常奇怪的表情,反問,地鐵站還有空調?
 
我一時語塞,不知道如何接話。當時,我腦海里居然浮現出,夏天交通高峰期,美國帝都人民,集體蒸著桑拿的熱鬧場面。
 
不過,“蒸桑拿”的創意可不只有我一個人想到,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我查了查資料,居然有人和我心有靈犀。
 
 \

紐約地鐵里的行為藝術——蒸桑拿
 
曾經就有一個美國團隊,不止想想而已,而且還動手實踐了!他們帶著工具入駐了號稱最熱的紐約 34 NRQ 站臺,為來往乘客提供熱水、熱毛巾、蒸汽噴霧、熱石按摩,吸引了不少關注,也以一種幽默詼諧的方式調侃了一把紐約地鐵管理方。
 
如果再年輕十歲,我一定會為這樣有創意的活動喝彩,瞧,這就是自由而又有創意的美國,換在中國,絕不可能有這樣的活動。
 
但現在,我最多“呵呵”一下,創意是有創意,但也還只是創意,我們絕大多數人都不是有創意的藝術家,我們只是“為按時還貸而奔波、為輔導小孩作業而操心、為一點購物折扣而計較”的小市民!這么有創意的活動,辦完之后,地鐵還是沒有空調——這才是關鍵!
 
 
沒有安全隔離門——險!
 
地鐵站沒有空調,對于紐約人來講,遠不是最大的槽點!
 
紐約地鐵月臺和列車之間沒有隔離門,高峰期人擠人的時候,乘客時刻要面臨生命危險。
每次看到紐約地鐵站臺,我就聯想到美劇《紙牌屋》里,男主角安德伍德一手把Zoe推入地鐵時,那陰森恐怖的場面。
 
據統計,2016年,美國紐約地鐵共發生168次意外事件,造成48人喪生,更諷刺的是,這已是近5年來最少的記錄。其中一些人是被推入地鐵的,也有是自殺的。
 
上海地鐵如果死個人,立馬刷爆朋友圈,但紐約地鐵死人,沒人關心,因為死太多了,不具備新聞價值。正所謂:狗咬人不是新聞,人咬狗才是新聞。
 
 \

沒有安全門,雖然也有技術問題,但根本上還是成本的問題。紐約地鐵當局稱,給地鐵裝防護門成本太高了。如果單純裝玻璃防護門要花大概1.4億美元,紐約地鐵有486個車站,有一些車站站臺太窄了,不適合裝玻璃防護門,而翻新現有的站臺需要更多的費用。
 
負責紐約地鐵運營的都市交通管理局(MTA)都快破產了,負債累累。紐約地鐵每年運營費用大約花11億美元,維護費用要5億美元,每年消耗的成本太大了。雪上加霜的是,紐約地鐵在桑迪颶風的時候受損,光修South Ferry這一個車站就要花5億美元。
……
我作為一個老百姓,不懂這么復雜的政治,也不想聽這么羅嗦的理由,我只知道美國軍費每年7000億美元,難道就拿不出幾億美元給紐約市民改善出行安全?美國政府可以派駐華大使駱家輝,用一種好萊塢大片的方式,來中國營救“人|權斗士”,就是沒有辦法去挽救紐約市民的生命?美國可以制造世界上最先進、最昂貴的殺人戰爭機器,難道就搞不定一個地鐵系統?就算搞不定,不可以請別國幫忙嗎?日本、德國、法國,不都是美國的親密戰友嗎?

    美國絕對是病了,而且還病得不輕。
 
衛生差——臟!
 
除了悶熱以外,更影響乘客感受的問題是衛生。紐約地鐵向來以臟著稱,基本上每一站的軌道中間都是臟水橫流,垃圾遍地,很多站的氣味也十分難聞。
 
不過環保主義者,或者圣母娘娘,也許會喜歡紐約地鐵,因為那里生物多樣性保持得很好。蟑螂、耗子、麻雀,各種微生物,應有盡有,尤其是耗子,一個個肥和貓似的。有一年,紐約刮颶風,紐約地鐵里淹死的耗子足有十來萬只,一只只肥膩的老鼠尸體飄出地鐵涵洞,那應該是多么美麗的“一道風景線”啊!
 
臟的場面就不再贅述了,一張圖片,可以將你身臨其境般地帶入那種令人窒息的境界。
 
 \
傳說中紐約地鐵最臟的車站
Chambers Street
 
最不可原諒的缺點——磁卡!
 
也許是紐約人逃票很嚴重的原因吧,紐約地鐵和巴黎地鐵一樣,過關閘口是冷冰冰的“全不銹鋼三維立體”式,檢票的過程好像是在甄別罪犯,而不是對待乘客!
 
 \
紐約地鐵閘口,猶如監獄通道
 
紐約地鐵當局MTA表示,他們預計每年因地鐵和公車的逃票而損失約2.15億美元,因為每天約有20.8萬人逃票搭乘地鐵,相當于4%的乘客逃票,多么驚人的數字,所以,以后千萬不要太高估美國人的素質。
 
中國地鐵公交的進出站系統,一般是非接觸式的芯片卡,刷一下就能讀出數據,可紐約地鐵至今仍在使用接觸式的軟磁卡。軟磁卡本來就技術落后,加之紐約地鐵當局糟糕的維護水平,讓進出紐約地鐵猶如一場噩夢!
 
上屆美國總統選舉之初,希拉里在紐約地鐵中遭遇的尷尬:刷了5次地鐵卡才通過閘機口。
其實,她比我幸運,至少她還過了,我是刷了幾次,錢被刷走了,但門沒開,好在附近有車站辦公室,工作人員一臉無奈地替我開了門!
 
如果說,建設安全門費錢費事,緩不濟急,我還勉強可以理解,但是,像紐約地鐵這樣,連軟磁卡換成硬芯片卡——這樣成本低、見效快的事情都懶得做,實在是人神共憤了!
 
為什么現在資本主義強權美國,紐約的企業居然有一種我小時候臃腫低效的國有企業的即視感?美國,這到底是怎么了?
 
除了地鐵之外,紐約的其他公共交通工具,要么很貴,要么很差
 
在紐約,打的Uber 從時代廣場打到中央公園,3公里,收費22.27美元。如果在北京,打滴滴,從天安門到中國美術館,也剛好3公里,收費最多也不到20人民幣。紐約打的費用大約為國內一線城市的7倍,剛好也就是美元對人民幣的匯率。
 
至于公交,至少在寧波,大部分已經是電動車,而在紐約居然巴士都是柴油車,噪音巨大,整日拖著一條黑色的尾巴,招搖過市。在紐約時代廣場的巴士總站,地上到處是日積月累的柴油污漬。
 
320路公交車,從Meadowlands到時代廣場,區區10公里,穿越林肯隧道,耗時30分,單程票價4.25美元(30人民幣)。
 
 \

同樣的道路,如果開車的話,單林肯隧道過路費就要15美元,在紐約不但過路費極高,到了紐約市區停車費更高。
 
順便說一下這條林肯隧道,它建成于1937年,建設成本為7500萬美元,長度只有2公里 當年,過路費是0.5美元,而到現在,已經收了80年,雖然早就收回成本,但依然在收費,而且費用從0.5美元變成了15美元,翻了30倍。
 
很多人經常以美國公路不收費為例子,批評中國公路收費太高,我只能說,那是因為你沒有在美國東部開過車!
 
 \

在美國城市開車,我經常看到一些銹跡斑斑、老態龍鐘的橋梁,這已經不是美觀和衛生的問題,而是觸目驚心的安全問題。
 
不過,一想到紐約地鐵那數十年如一日的殘破狀態,美國人也很難奢望短時間內改變美國的老舊基礎設施,出門平安,就靠上帝保佑吧。
 
說完紐約的“行”,再來說說紐約的“住”。
 
相對于紐約人噩夢一般的出行體驗,根據統計數據判斷,紐約的居住條件并不差,房價雖然貴,但收入也高。紐約和國內城市居住最大的不同在于自由住宅比例,紐約只有50%,而國內一般高于70%
 
無論在什么地方,對于老百姓來說,住都是一筆非常大的開銷。
 
根據美國著名的房產中介Zillow提供的資料:The median price of homes currently listed in New York is $775,000. The median rent price in New York is $2,900, which is lower than the New York-Newark-Jersey City Metro median of $3,000.
 
 
2019年,紐約的房子,中位數價格是77萬美元(500萬人民幣),紐約市區地段好的房子,動輒幾千萬美元,這77萬美元,基本上是又小、又老、又遠的房子,不管怎么樣,相比中國其實不算太高,500萬的價格,在國內北上廣,也只能買到很一般的房子。
 
但紐約中位數房租為每月2900美元(2萬人民幣),一年下來也要3萬美元。房租比中國貴。
總之,在紐約,不管是按揭買房,或者租房,對于一個紐約家庭來說,中位數的年住房開銷,至少要3萬美元(20萬人民幣)!
 
關于紐約的“衣食住行”,重點說了“行”和“住”,至于“衣”,同樣品牌,價格和中國大同小異。
 
至于“吃”,如果自己在家里做飯,食材價格和國內區別也不大,但時間成本很高。如果在外邊吃,比如說,1個大人3個小孩,在紐約郊區的普通連鎖雞翅餐廳buffalo wing吃一頓,含稅含小費,花了72美元,人民幣500,貴不貴,每個人可以自己判斷。
 
 \

總結一下紐約人的“衣、食、住、行”。
 
紐約的“食”和“衣”價格,相比國內,整體略高,但沒有本質區別,豐儉由人,不贅述了。
紐約的“行”不便宜,而且條件惡劣。
 
紐約的房子雖然也貴,但考慮到紐約人的收入,比是國內一線城市高,其實還算便宜。大概是美國人不善于理財的原因吧,即便房價不貴,紐約人的買房比例也很低,不到50%的紐約人買房,而另外50%則租房。不管是按揭買房,還是租房,對于一個紐約家庭,每年的中位數開銷約3萬美元(約20萬人民幣)。
 
 
說完開銷,現在來說說紐約人的收入。
 
在美國,統計數據中,最受認可的是所謂中位數(Median ),比如說一共99個人,按照收入多少排隊,第50個人的收入就是中位數收入。
 
 \ 
紐約家庭收入統計表
 
在紐約,家庭中位數的收入是5.7萬美元。看到這個數字,我有點震驚,折合人民幣才39,而還有50%家庭的收入低于5.7萬美元。
 
我懷疑這數據的可靠性,于是向幾個住在紐約的朋友求證,結果都說,這數據靠譜。
 
但我還是將信將疑,又查了好幾個不同的來源,結果,都是這個數,更加讓我震驚的是,關于數據的說明:Note that this figure represents the gross amount, before taxes and other deductions(這是稅前總收入)。
 
如果除去所得稅和其他費用,我估計最多也就只有35萬人民幣。
 
再除去除去3萬美元(20萬人民幣)的住房開支,剩下只有15萬人民幣,美國看病貴,就算雇主有醫療保險補貼,一戶人家5000美元的基本醫療保險,是躲不掉的,付了保險之后,只剩下區區12萬人民幣。
 
以我生活在中國二線城市寧波的經驗,一戶普通中產人家,如果有車、有小孩,除去房貸,一年的開銷如果少于15萬人民幣的話,會過得很痛苦!而在什么都貴的美國紐約,12萬人民幣,供一戶人家開銷,簡直難以想象!
 
但無論如何,紐約人的收入肯定比中國一線城市高出很多,紐約最大的優勢在于,環境比我們好,空氣、水都比較干凈,但物質生活水平,在我看來基本上和中國一線城市沒有本質區別。
 
 \

另外還有一組更加令人震驚的數據,那就是美國家庭凈資產(包括存款、股票、不動產等),在2013年,美國中位數家庭凈資產為6.38萬美元,44萬人民幣,別懷疑你的眼睛,數字沒錯! 
 
 \
  
本以為,紐約的家庭凈資產要比全美平均高很多,但沒想到,也只是略高一點點。根據2019marketwatch發布的數據,紐約中位數家庭凈資產為7.6萬美元,約50萬人民幣。
 
看到這個數字,我想哪怕中國三線城市的普通小康之家,家庭凈資產也不至于只有50萬,如果在一,二線城市,50萬凈資產純屬赤貧!
 
現在回頭看紐約的人均GDP8.5萬,不禁令人疑惑,紐約人的錢是從哪里來的?又花在哪里了?
 

紐約的錢,從哪里來?
 
 \
以上是2015年紐約地區大公司的列表,前12家公司里,一共有10家金融類公司,剩下2家里面,1家是通信公司Verizon(類似中移動),真正的制造業只剩下孤零零1家,制藥公司Pfizer(輝瑞)。
 
紐約在前市長布隆伯格任內,也盡全力發展產業多元化,但金融這么好賺的錢賺過,改行去賺辛苦錢,哪有這么容易?人性就是好逸惡勞,食髓知味,欲罷不能!
 
金融業本身并不產生物質財富,所以紐約經濟是典型的脫實向虛,而這么虛無縹緲的金融業,正是仰賴美國的霸權,尤其是美元霸權,才有生存的空間。
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:
 
眾所周知,美元是全球貨幣,幾乎任何國際交易都通過美元結算,而美元交易的中樞正在紐約。美國為了實現美元算霸權主義,開發了兩個系統,一個是SWIFT(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)系統和CHIPS(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),正是靠著這兩個系統,全球人們完成了國際間的美元支付。
 
SWIFT通常按結算量的萬分之一收取費用,憑借壟斷平臺獲得了巨額利潤。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,在前幾天的演講中指出,目前SWIFT系統每日結算額達到5萬億至6萬億美元,全年結算額約2000萬億美元,光這一項,每年就可以收取2000億美元!2000億美元!2000億美元!重要的數據必須說3次!
 
另外,美元霸權還有鑄幣稅收益:
 
按照全球美元儲備為70%的比例計算,2007年美國征收的狹義鑄幣稅就為2.8萬億美元。另據美國國民經濟分析局報告估算,美國基礎貨幣發行中有近45%的美元在美國以外流通,這部分美元有4000多億美元,也屬于美國所獲得的狹義鑄幣稅。
 
簡單地說,美國可以不斷印美元去買別國的東西,簡直一本萬利。而這些美元,流出去之后,還會以各種形式流回美國,比如投資證券、期貨等,紐約的各大交易所,都可以雁過拔毛,每年的交易衍生收入所得,也是一筆龐大的收入。
 
而這么龐大的收入,絕大多數都流向富人的口袋,以至于花區區小錢,改善紐約地鐵都舍不得。
 
“富人的幾千億美元” “窮人殘破的地鐵”,同時存在于紐約,貧窮確實限制了我的想象力,我實在難以想象美國富人的貪婪,能到這種程度。
 
那么,紐約富人有多么窮奢極欲呢?
 
 \

打開紐約地圖,你就會發現,在紐約寸土寸金的最核心位置,居然有一片面積龐大的綠地,大得你一整天都走不完,340公頃的占地相當于8個北京天安門廣場或者100個上海市中心的延中綠地。
 
在中央公園,小鳥在枝頭嬉戲,松鼠在斗嘴,老人小孩在草皮上曬太陽,一切都是那么祥和。
但就這這片祥和的周圍,是密密麻麻,動輒上千萬美元的豪宅,豪宅里住著一群癮君子,這些癮君子的毒品就是美國霸權,一想到中國,他們應該就會就發抖。
 
下面是我查的幾套紐約豪宅的價格:
 
紐約公園大道432號里最貴的一套房子,占據最頂層96層的整層,掛牌價9500萬美元,后來打了點折,實際成交價8770萬美元,相當于6.04億人民幣。但這套房子仍然不是紐約最貴的房子。
 
目前紐約最貴的豪宅紀錄誕生在和公園大道432號相鄰幾個街區的 One57,這里的頂層在2015年成交,價格是1.005億美元,這也是紐約的豪宅首次突破1億美元。這套房的面積是1014平方米,每平方米單價68萬元人民幣。
 
也就是說,紐約的豪宅價格大致在每平方米30萬人民幣到70萬人民幣之間,總價則已經逼近乃至超過了7億人民幣。
 
紐約高房價的主要原因很簡單,這里住著一群世界上賺錢最容易的人,他們粘附著美國霸權,剝削全世界。
 
這些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,就豢養政客,政客拿了錢,當然為了金主辦事,紐約的富人不用朝九晚五,要么開車,要么坐直升機出入,所以,改善紐約的地鐵,對他們來說,毫無意義!
 
我現在還清楚記得,奧巴馬競選的時候,信誓旦旦要讓80%美國人在未來坐上高鐵,結果呢?奧巴馬在位8年,一寸高鐵都沒有修!
 
是他不想嗎?當然不是,修高鐵符合絕大多數人民的利益,環保、快速,但絕對不符合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,尤其是那些從來不坐地鐵,有私人飛機的大資本家的利益,比如飛機制造商、油氣公司、汽車制造商!這些財團聞風而動,馬上展開游說。他們甚至可以拿著支票拍打政客的臉頰,斥道:建高鐵?選民都去坐火車,誰來買我的產品?沒人買老子產品,老子就沒錢,老子沒錢,你拿什么去選舉?
 
在美國,要想撼動既得利益,比登天還難!
 
 \
人在說,天在看,我查了一下Google ,居然還找到當年奧巴馬的競選承諾!
 
President Obama’s goal of giving 80% of Americans access to high-speed rail within 25 years.
奧巴馬的目標就是,讓80%的美國人坐上高鐵!呵呵,是多么大的諷刺啊!
 
長期以來,美國的金融霸權,都無人撼動,紐約的富人高枕無憂。
 
直到,中國追趕的腳步聲越來越近……
 
奧巴馬喊了十幾年高鐵,到如今一寸都沒有,中國呢,這十幾年,高鐵從無到有,發展到35000公里,僅2019一年,就開通5000公里新線路。
 
截止2019年底,中國高鐵總長度,占全世界75%,換句話說,中國高鐵總長度是世界其他國家總和的3倍。
 
各位可以想想看,看到這樣的數字,奧巴馬的心里該有多苦?不是美國人民不喜歡高鐵,也不是奧巴馬不努力,美國的既得利益阻力太大,大環境不允許啊!
 
再看看地鐵長度,世界前15名,中國占了8位!北上廣排名前三,遙遙領先。
 
 \

短短十幾年,中國從城市的地鐵規模,從默默無聞,到一鳴驚人,按照目前的速度,不出意外,再過10年,世界地鐵排名前10的城市,都在中國,一個都不能少!
 
原因很簡單,目前排名第14的成都,只是中國西部一個省會而已,2010年才只有40公里地鐵,而短短10年過去,2019年,成都地鐵長度為302公里2020年,5條新地鐵線路投運后,成都地鐵運營里程將邁上500公里大關!
 
與此同時,世界排名第3的倫敦,只有402公里,堂堂美國帝都,紐約的地體居然只有380公里
 
中國進步速度之快,別說美國人難以適應,就連我們中國人自己,也難以置信,不信你去問問身邊的朋友,告訴他們2020年成都地鐵長度超過美國帝都紐約,我猜,相信的人應該不多!
 
現在回頭再說美國剝削全世界人民的利器——SWIFT
 
SWIFT是過時的、效率低下、成本極高的支付系統。SWIFT成立46年以來,技術更新緩慢,效率已經非常低下,國際電匯通常需要3-5個工作日才能到賬,大額匯款通常需要紙質單據,難以有效處理大規模交易。
 
親自用過SWIFT系統的人都知道,手續費遠不止萬分之一,還有更多的雜費,比如電匯費,動輒150人民幣,以及中間行收費、接收行收費。如果你匯1萬人民幣,手續費合計至少200人民幣!
 
看到這,不得不震驚,一年收2000億美元的服務費,居然對這么低效的服務無動于衷,這就是最典型的壟斷產生低效!人性使然,反正在你沒得選,我就沒有壓力,沒壓力就沒有動力,沒有動力,就萬年不變,坐吃山空。
 
在美國,破敗不堪的不只是紐約地鐵系統,還有美國金融霸權的根基之一SWIFT,其實,破舊陳腐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看不到改變的希望,更可怕的是統治階層不愿意改變的惰性!
 
先別說中國即將推出的數字貨幣DCEP,就算阿里巴巴的支付寶系統,交易數據量也是SWIFTn倍,不但幾乎免費,而且瞬間到賬!
 
我并不認為阿里巴巴的技術先天就比美國先進,而是阿里巴巴生在中國,每年海量的雙11交易量,逼都把阿里巴巴的技術逼成世界第一!
 
正是最近十來年,中國以火箭一般的速度崛起,讓華爾街那些精英們坐立難安。
 
英國《金融時報》發表了一篇文章。稱中國移動支付2016年的規模大約為美國同期的50倍。具體相關數據為,2016年,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的規模擴大兩倍多,達到38萬億元人民幣。而到了2019年,人民銀行發布了《2018年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》,數據顯示,移動支付業務605.31億筆,金額277.39萬億元。
 
如今,在移動支付領域,美國連中國的零頭都不到。
 
在人類歷史上,每次霸權的交替都需要上百年,甚至更久。
 
但現在不一樣,原因有2個:
 
第一,新技術日新月異,在很多新的領域,美國老態龍鐘,中國日行千里,現狀不是中國能否超越美國的問題,而是超越多少的問題。
 
第二,中國人口14億,比所有發達國家人口的總和還多,憑借這個巨大的國內市場,和這個市場內激烈的競爭,在中國誕生的一些新事物、新標準,競爭力非常強,很可能迅速占領全球。
 
大家可以想一想,如果有一天,中國取代美國霸權,全世界人民都改用人民幣,或者中國發行的電子貨幣DCEP,每個人手機都有支付寶,微信,商業交易可以用企業版支付寶,任何交易瞬間完成,交易成本極低!
 
那么,誰還要用又貴又慢的SWIFT? 沒人用,你讓那群華爾街之狼,去哪里收每年2000億美元的交易費?
 
SWIFT還只是美國霸權的冰山一角,如果有一天,美國霸權整座冰山融化,那后果將是什么?
 
中國人常說“謀財害命”是罪大惡極的事情,“謀財”甚至排在“害命”之前,說明有時候,“謀財”比“害命”惡劣,“害命”的話,大不了一死,一了百了,“謀財”的話,人還沒死,錢沒了,人雖然活著,但比死還痛苦。
 
中國的崛起,對于美國來說,簡直就是“謀財”,尤其是紐約這樣的地方,這里的繁榮是建立在美國霸權的基礎之上,一旦美國失去了霸權,美元失去了壟斷地位,紐約可能變成現在的底特律,人去樓空,成為鬼城!
 
我絕對不是危言聳聽,因為我去過底特律,汽車工業曾經是底特律的命脈,失去汽車工業后的底特律,簡直就是一個鬼城。如果失去金融業,紐約就是美國下一個鬼城!
 
其實,寫這樣的文章,我還是有一個顧慮,那就是把中國捧太高了,時間一長,我們也和美國一樣,在高傲中迷失自我。畢竟,美國再怎么爛,有什么問題,他們可以扯開嗓門隨便說,美國輿論放開,雖然混亂、低效,但建國幾百年來,小錯不斷,大錯不犯,自我糾錯能力是美國之所以成功的精髓之一。
 
就算眼看著他們這種自我糾錯能力慢慢喪失,我們中國也沒有幸災樂禍的本錢,他真的要是瘋了,全世界都遭殃。
 
我之所以要寫這篇文章,目的不是讓中國人自我陶醉,而是希望我們引以為戒,且行且謹慎。希望中國可以自信滿滿,而又不得意忘形,只要我們自己不折騰,再過15年,幾乎所有領域都只剩下2個國家,一個叫中國,另外一個叫外國。
 
希望到時候,美國的更年期也過了,中美兩個偉大的國家能好好相處,對我們老百姓來說,和平是福。
 
 
 


相關文章

[收藏] [打印] [關閉] [返回頂部]

  • 驗證碼:
彩票店内彩票走势图 cba单场得分最高历史记录 河北20选5 nba比分查询 钻石帝国 3d试机号走势图 捷报网足球即时指数 棒球比分牌BSO 排列三计算和值秘诀 竞彩足球比赛比分预测 河南22选5开奖 竞彩比分直播球探 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江苏e球彩足球开奖 四方河南麻将免费挂苹果版 七月1日北单比分推荐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